《花甲》導演倒賠200萬 完結篇爭議親釋疑

「光頭」江常輝(右)和「花慧」林意箴在戲裡痛快談了場戀愛。翻攝林意箴臉書

        果博三合一(www.168222111.com)  植劇場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前晚在台視播出大結局,「花甲」盧廣仲7分鐘念800字祭文,涕淚縱橫扣人心弦,阿嬤的看護「阿春」阮安妮悲泣送別狂噴「金鐘鼻涕」更是轟動武林。戲播出後觀眾大都感動萬分,但也有網友對於「花亮」曲獻平撞火車卻沒受傷、盧廣仲明明剛退伍卻依舊留個中分捲髮、嚴正嵐假髮超假以及哭戲過多、爛尾收場開始找碴 。導演瞿友寧昨透露為此劇其實已倒賠200萬,連為嚴正嵐買一頂2萬塊的假髮都下不了手。

        花亮撞火車傷勢之謎

       「花亮」曲獻平飾演從小承受父母高度期待的模範生,最後卻脫序做出電愛、偷香油錢等令人瞠目結舌的事,前晚在大結局直播之夜,他感性表示結束拍攝有失戀和被兵變的感覺,言語中充滿不捨,但劇中他在平交道差點撞火車,被送進醫院讓家人嚇壞那段,飽受PTT網友批評。

        瞿友寧說:「大家對花亮的人生是沒有感同身受的,事實上我們社會存在很多這種不能犯任何錯的資優生,大家不是用人文的心情看待,而是用對這角色喜好來看,希望他最好被車撞死,觀眾的這種心態,你覺得我還要看網友評論嗎?其實也有很多人會用憐憫的心態去看待花亮的錯誤,會討論他的成長過程中所承擔的壓力,我覺得這才是正向的討論,那種為了刷存在感的負面酸民,我根本也不需要去看,如果再理會他們的話,視野和格局都做小了。」

        網友批評花亮被火車撞,但在醫院根本沒有受傷感,瞿友寧說:「我覺得觀眾沒有仔細看,後來花明到醫院時有說,好佳在沒被火車撞到,只是擦到。平交道柵欄在他面前放下來,這些線索已經很清楚了,我不需要去回應那些沒有看清楚的人,花亮可能只是車太靠近了嚇到,讓他有輕微的腦震盪,我為什麼要那麼血淋淋給你看到真實的細節?我覺得現在的觀眾好奇怪,偏偏要去看到好多細節和答案。」

       花甲選擇阿瑋的時機

        像是到底「阿瑋」嚴正嵐什麼時候愛上「花甲」盧廣仲?盧廣仲又是什麼時候不愛「雅婷」江宜蓉?瞿友寧很無奈的回應:「我覺得人生不會是說『我愛你』才開始在一起的狀態,為什麼不能用積極的人生態度去體會花甲為什麼選擇阿瑋不選雅婷?這就是人生嘛!人生不會給你一個具體的答案,為什麼要用一種傳統故事敘事結構,非要看到一個答案?」其實他已特別為此在年夜飯有場設計,讓花甲跟阿瑋說「我已把你當女生了」,強調自己不是在挑戰觀眾,「只是台灣的戲要進步,觀眾要跟著用一場宏觀的方式去看和討論一部戲」。
花甲阿瑋冒髮型爭議

        像盧廣仲髮型被認為不對的部分,瞿友寧表示自己當然知道當兵要剪頭髮,但其實現在台灣的兵役,替代役的頭髮是比較可以留的 當然他不必特別去講阿甲是不是替代役,而在這短期的戲裡,要盧廣仲去剪頭髮是有點難的,「但在這時候觀眾的情感,不該放在他有沒有剪頭髮,如果這困擾你,顯然你沒有投入到這部戲裡,你只是在放大看哪裡穿幫,那是你看戲的方式,我不予置評,但我的解釋就是設定他是替代役,他是涼差,當兵這一年可能有10個月都很輕鬆,西線無戰事,那現在就是要看他跟阿瑋的情感怎麼在走嘛」。

        再來就是阿瑋的假髮,瞿友寧坦言:「我憑良心說,我們沒有錢,最有錢方式就是量她的頭圍,認真做一頂假髮;可是我們只能找現成的假髮盡量去試,試到她頭型最適合的,再去修剪最適合的長度,這些事情我們都做了,可是在台灣電視劇環境下,在我賠了200萬的情況下,要為她頭圍打造假髮,我們已經花不下去了!所以我就冒著被大家罵的危險,硬著頭皮去做這件事。我不會瞎到沒看到那頂假髮有點不夠真實,但我期待觀眾看到的情感更豐富,會覺得這事是可以接受的。我的宣傳都說假髮有點假,我說我知道,我是期待大家看完5到10分鐘後就接受這件事,並看到了他們的情感,我還是用了豐富的拍攝技巧去說這些故事,大家為什麼不看這些呢?」
集數長度分配的真相

        至於外傳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原本是6集的劇本,卻硬擴充到7集,以致於第7集被認為有點拖戲,瞿友寧也說:「6集的劇本,分場大綱寫到8集的量,我就去跟小棣老師說,能不能變7集?所以後來接檔的《五味八珍的歲月》從7集變6集,我們從6集變7集,但剪輯過程中發現還是過長,曾問台視能不能變8集?大家說排播定了比較難,所以就必須在7集的長度裡說8集的事,絕非把6集拍成7集。」

        《花甲》的製作費外傳平均300萬已比一般電視劇好,瞿友寧不願透露數字,只說這部戲有這麼多老演員,再幫忙也不可能不拿錢,所以加起來酬勞不低,加上美術是金鐘劇《一把青》的許英光、造型是電影《賽德克•巴萊》的鄧莉棋,這樣強的團隊,自然要付出許多,他說:「拍戲是追求一個感覺,所以我就自掏腰包200萬,反正錢再賺就有了。」跟之前公視和HBO合作的《通靈少女》一樣,戲只要一紅,就被追問是否開拍第2季,瞿友寧很肯定回答「目前沒這規畫」。
維尼熊用激將法導戲

        外型溫柔憨厚的瞿友寧外號維尼熊,但在拍戲時,為讓新人演員真情流露,常用一種傷人的方式,狠心把他們逼到絕境。像是要「光頭」江常輝故意去跟「花慧」林意箴說「跟妳演戲很難過」;或是讓演「花亮」的曲獻平,寫了厚厚的一本心情日記交出,形同把內心深處的弱點攤在他眼前;「我太了解他們,也在做彼此的秘密分享,所以更知道怎樣讓他們爆發,我會告訴他們必須去面對,而這段戲過後,對人生和表演,會有更深的看法,所以反而是好事,但拍戲那一刻,都知道他們為什麼掉眼淚時,我其實很難過的」。

        瞿友寧今在臉書再度強調,《花甲》是希望多元觀點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一齣戲,「PTT台劇板是一個很美好討論台劇的地方,戲紅增加了很多本來沒來的人,產生了有一些觀眾只想看主線,副線一出,就會認為贅戲,又或者多線進行時,會比較不耐煩,而少了機會去思考這幾線同時進行的原因」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www.168222111.com_果博手机版官方 18183620888 » 《花甲》導演倒賠200萬 完結篇爭議親釋疑
分享到:
赞(0)